快捷搜索: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给这小子整来那么等自己主公

  听了史阿谦虚的话,马超一笑,“好了,史大侠咱们入帐一叙!”说着,就请他进了大帐,后面跟着崔安、郭嘉众人,当然连马超都在大帐外面,其他人不可能还有在大帐中的,那不开玩笑吗。而这个时候马超拉着史阿进去了,其他人自然也是随后跟着,然后马超在大帐内,让史阿坐下,其他人也找了自己的位置坐下。等坐下后,马超这才说道:“之前福达去了长
 
    安,必史大侠已经知道了我军请你来的目的!”听马超开门见山,史阿自然也点了点头,“不错,马将军,我已知晓!”他也算是个干脆的人,既然马超都直接说了,史阿自然也是
 
   
 
    直接开口说着。马超点了点头,然后此时继续说道:“那么不知史大侠对此,是如何法?”就是问你同不同意,当然马超肯定不能直接就去问,你同意不,这样儿的话他还是不会问的。
 
    结果史阿闻言就是一笑,“马将军,贵军既然找我做事儿,那么还请马将军详细说一下,到底需要我如何去做,怎么去做?如何可好?”马超再次点头,知道史阿是有意帮忙了。
 
    当然了,他要是没那个意思的话,他就绝对不会跟着崔安从长安来到江陵。不过崔安虽说知道自己的意思,但是他肯定没自己说得清楚。怎么进江陵,怎么去做,这个还得自己说。
 
    因此,马超说道:“此事。便是由史大侠……”马超所说,那自然是比崔安详细多了,所以史阿一听,自然是都明白了。说起来这其中的危险程度,那确实是不言而喻。而他也清楚,如果不是这么危险,这么不容易做的话,估计他马超也不会让崔安来找自己。可不是吗,要随便一个人都能完成的话,那让自己来这儿做什么?正因为自己武艺不错,比一般人强得多,
 
   
 
    所以这事儿自己是最为适合的,其他人,不行。史阿他确实是不怕什么危险。那对自己来说,不是自己吹,真算不得什么。只要马超提供好入城的器械,就是他所说的那个很长的飞抓,那自己就绝对能在夜黑风高的时候,在不惊动城头守卒的情况下,进到江陵城。这事儿自己又不是没做过,所以说实话,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因此。在听马超说完后,史阿便
 
    说道:“马将军,此时交给我了,不知道需要什么时候行动?”马超此时一听史阿答应了下来。他自然是心情不错。说起来这虽说之前他也知道,史阿八成是要答应自己,要不然的话,不会那样儿。但是怎么说呢,这还是有可能是他不答应自己,自己能把其人如何了?所以马超也不是没。因此,这个时候他如此一说,马超这心里的大石头,终于算是落了地了。
 
    他心里高兴,嘴上说道:“史大侠,不必着急,今日史大侠刚到,不如明夜行动,如何?”
 
    史阿一听,点头同意,“如此也好!”他也清楚,马超是为自己着。确实,这几日的奔波,自己倒是也挺累了,休息一日,也是应该。如此的话,明夜的行动,自己的状态会更好!
 
   
 
    之后马超自然是说晚上设宴,招待史阿,这个是肯定的,哪怕史阿不准备帮忙,马超为凉州军的领袖,史阿来这儿一次,他也得招待一下。不管别人,就看在崔安的面儿上,他也会如此。而如今呢,更何况史阿已经答应了下来,给己方帮忙,所以这更得好好招待人家了。
 
    对此,崔安是满意的,他满意的自然不是招待史阿,自己主公给他面子。而是又有好吃的了,这才是他所的。没办法,能让崔安感兴趣的,就那么几个,吃喝还正是其中很重要的。
 
    别看在长安,崔安也吃了两日,不过那长安是长安,这江陵是江陵,他分得还是很清楚的。如果说陆逊在长安宴请他,崔安觉得是理所应当的话,那么在如今的江陵,哪怕是崔安,他也是觉得自己主公说宴请众人,还是很不容易的。他也清楚,这这次算是托了史阿的福了。
 
    可不是吗,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给这小子整来,那么等自己主公再宴请众人的时候,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这反正他是不这样儿就是了,至于说其他人,崔安认为肯定有和自
 
   
 
    己一样儿的,志同道合的人难道还没有吗?不会,和自己一样儿法的,那肯定有,不过就是如今这个情况,如今这个形势,他们不像自己,所以都考虑战事,也就自己得少。崔安自然是很明白这个,不过他认为就算自己去什么,最后也没大用,因为连奉孝那样儿的都不成,自己能行?让自己去单挑打个仗,自己倒是一定要上去,可这样儿的事儿……
 
    那绝对不是他所擅长的就对了,所以崔安肯定比其他人法少,当然不代表他就什么都不。晚上,马超宴请众人,实则就是为了宴请史阿,毕竟他从长安来江陵帮忙,那就是己方的座上客。可以说凉州军对待真正的朋友,那确实是够意思,所以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众人是大吃大喝,因为有战事,所以马超没让众人多喝,让喝酒是让喝了,不过就是有限度而已,一人三爵,多了不行。就是马超自己,他也喝这么多,而且这年代的酒,他就算是喝三十爵,都没什么太大感觉。席间,众人是相谈甚欢,主要是马超、郭嘉和史阿说。崔安
 
   
 
    在饮宴的时候,他基本上不说什么,除非马超问,要不然的话,在宴席上,真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喝对他有吸引力。所以他没说什么,就在那儿埋头吃喝,就只有马超、郭嘉他们和史阿交谈,几人相谈得不错。也一起喝了几爵,史阿还特意给马超敬了一爵,马超自然是给面子,这小事儿。酒宴完毕,士卒撤下后,马超和众人这时候才一起说了不少,刚才饮宴的
 
    时候,虽说马超他们也说了,但那无非就是几句而已,该吃喝的时候,马超倒是不怎么把正事给放到这上来。不过酒宴都撤下了,自然就是众人交流的时候了,而史阿毕竟对江陵不怎么熟悉,所以他需要马超还有众人给他讲江陵里面的一些东西,尤其是霍峻到底在什么地方。他要不就在城头,要不就在休息的地方,如果这两个地儿都没有,那他可能去了州牧府。**
 
 
第八三一章 马超出招灭守将(八)
 
    反正就是这么几个地儿,逃开不了这么三个地方就是了,因为霍峻不可能去其他地方。史阿了解了不少,对于他去江陵找霍峻,确实是帮助不小。不过对他也好,对凉州军也罢,这机会其实都只有一次,就只有一次,失去了,那就真再也没有了。所以史阿虽说没觉得这事儿特别难做,但是怎么说呢,机会确实是少,所以自己要是把握不住的话,那么就只能以失
 
    败告终了。到时候不是自己丢人的问题,那都是小事儿,可第一不能还崔安的人情,第二也是给自己老师丢人。自己如何那都无所谓了,可要是让别人觉得自己老师不怎么样儿,那自己这个当大徒弟的,可真是,这才是丢人丢大发了。确实,史阿不怕自己丢人,如果真就丢他自己的人,他也没什么可说的,无所谓了。但要是因为他丢人,结果让人联到他老师
 
    王越,那这个事儿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所以对于江陵城之事,他知道,只有一个结果,那便是霍峻身死,自己完成人物。就这样儿,只有这样儿,才算是好结果,其他的都不成。
 
   
 
    所以对于此事,史阿他看得还是很重的,而且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自己老师曾经叮嘱自己的话,那便是,不要小看任何一个对手,必须要小心谨慎行事,如此才能不再阴沟里翻船,毕竟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对于自己老师的叮嘱,史阿是时刻都铭记于心,所以他虽说看不上江陵城内的人,可他却绝对没大意、没轻敌,这个倒是不错。至少他还不至于太过自大。
 
    终于到了第二日晚,之前马超也没有忘了让马岱甘宁带兵强攻江陵,这个肯定不能变就是。毕竟江陵城内的徐庶他们也不是吃素的,要真是让他们发现什么端倪来。那就不好了。对于马超来说,他做事儿尽量是要做到万无一失,这史阿去江陵,如果不能占先机,让人家给知道的话。那么真是,彻底没机会了,所以马超肯定不能那么去干。像以前藤甲什么,马超倒
 
    是可以让士卒休息,因为他们就是破天来,也不知道己方要做什么。但是如今,马超这可不敢再侥幸了,毕竟在自己那么多招都不好使的情况下,徐庶他们可未必就猜不出来自己
 
   
 
    要派刺客刺杀霍峻了。所以马超不会去做那样儿的事儿,这边儿今夜要让史阿行动。可上午还是让马岱和甘宁带兵,继续强攻江陵。虽说最后也和平日一样儿,他们依旧是被霍峻给逼退,但是马超他们都清楚,江陵城内,是不会猜出来己方要有什么行动的,所以今夜,就是破敌的关键**。<strong></strong>当然马超是准备在霍峻身死之后,他直接就让己方人马强攻江陵。己方
 
    擅长夜战,尤其是在霍峻没在的情况下。己方一鼓气,能拿下江陵,这边是马超的法。而且己方这儿还有精锐的精锐,虽说如今就只剩下之前的一半人马了。一千五百多,但是说实话,他认为就这么一千五百人,依旧是在霍峻不在的情况下,拿下江陵。当然了,肯定还要己方的大队人马和他们一起进攻。要不然的话,就只有一千五百人,哪怕霍峻不在,也破
 
    不了江陵啊!此时时辰已经过了亥时,是史阿来到江陵之后,第二日的亥时,他告别了马超众人,便带着自己的剑,拿着飞抓,换上夜行衣,就出发了。这之前他早已见识到了飞抓的厉害,他自然是知道怎么用,而且别看江陵城挺高,可长度绝对够,所以他是轻装就走了。
 
   
 
    而马超虽说也有担心,但是怎么说呢,他还是很相信史阿,知道其人是“艺高人胆大”如果说他要是不行的话,那么也确实,虽说马超不认为就再也找不到其他人,不过也真是,没有人家厉害啊。也就是说,如果史阿失败的话,自己就算再找其他人,也玩不转。而且马超,或者说谁的心里都清楚,这机会就有一次,史阿要是不行,那么这唯一的一次机会也没有了。
 
    所以其他都不用说,马超如今就等着看天意如何,如果该他霍峻身死在今夜,那么他绝对活不过今日。如果他不该今夜身死,那么谁来也没有用,什么史阿什么王越,估计都不好使。
 
    史阿走了,马超也没让众人回营,他清楚,史阿要是动快的话,不到一个时辰,必然能成功。而当他回来,或者城内大乱的时候,凉州军必然是要全军进攻。至于说史阿要是还没从城内出来,这马超也管不了他了。之前已经说好了,如果史阿没出来之前,他杀霍峻被发现,那么马超也不会管他,他直管让全军进攻,史阿自己去解决被人追杀的问题。当然了,
 
   
 
    马超他们也清楚,就凭其人的本事来说,要追杀他,不容易。别看城内汉军和荆州军两万多人,可是可能所有人都去追他吗?而且那个时候己方已经进攻了,所以他的压力应该会小点儿,并且不得不承认,其人既然敢进江陵,就说明他有把握,一是杀个汉军将领,他史阿有把握,第二就是他认为就算是被发现了,他也能全身而退,至少是能安然无恙。至于说
 
    是不是很狼狈,这个就不好说了。不过马超知道,其人那本事。绝对不是汉军和凉州军士卒所能比的,哪怕他们人多,可未必就能把史阿给如何了。所以马超放心,因此之前他就和史阿说好了。这到时候己方大军攻城的时候,就不管他了。对此,史阿不过一笑,说起来他也确实,从来没指望过凉州军。或者更准确来说。史阿他从来都没有指望过别人,他永远记
 
    得他师父对他所说的话,那便是,永远都不要指望其他人,人还得靠自己!所以别说马超有话了,他就算没话在前面说明,史阿也绝对不会指望着凉州军就是了,他知道还得靠自己。
 
   
 
    史阿是直接从江陵城外凉州军大营,到了江陵城下,当然。他这可是费了不小劲,就怕被城头的汉军和荆州军给发现,所以他是走了旁边儿,这才算没被人给发现。当然不是说这他们就看不见,实在是史阿这潜行水平确实是不低,如果说经验丰富的,也许能看到,可城头那些士卒,还真是,没发现了啊。所以就让史阿来到了城下。自然,这已经是江陵城边儿上
 
    了,他可不敢从前面过去,那不找死吗。而对他来说。这没被人家给发现,就已经是烧高香了,真是,要不然的话,唯一的机会可就没有了。其实之前史阿心里面也紧张着呢,也打鼓。也顾虑重重。毕竟这所谓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他师父从他拜师的哪日开始,就经常说这话。是,史阿很少答应别人什么,本来他也不是那没事儿就给人许愿的那种人。
 
    但是只要答应了别人,不管是什么事儿,他一定是尽自己全力去做好就是了。所以如今这个情况,已经不是人情的关系了,而是他早就答应了崔安,后来又答应了马超,所以史阿自然是要做到最好,如此就算是没有机会,自己也可以说是尽力了。这样儿至少对马超崔安,
 
   
 
    对凉州军有个交差,毕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所以真得看老天如何了。别看史阿法也不少,但确实也是敬天地的人,因为本来王越就是这样儿,所以教导出来的徒弟,肯定和他的法也没有太大的区别。要说真是区别大了,甚至相反的话,那这个当老师的,肯定他自己自认为自己是挺失败的。不过还好,史阿除了武艺比不
    换一个人,未必就有他用得这么熟,要不也确实是要承认,史阿他就是干这行的。他虽说不是个专业的刺客,但是刺客的事儿,他又不是没做过,所以也真是,他要是当了刺客,肯
 
   
 
    定生意不错。毕竟不用说其人武艺,就看其人这水平,就足够了。这飞抓一扔上去,首先必须要准,要不然你抓不住城墙的垛口,你还准备多试几次?不是不行,只要能不被发现就行,可是万一被人给发现了呢,所以……第二就是,必须声音要小,尤其是在这儿大半夜的,这声儿要是大了,那么别说是一个人了,估计几十个人都能听到,那么你不等着被抓吗。
 
    至少史阿弄出来的动静,特别小,倒不是谁都听不到,可有几个听到了,却是没有看到,所以他们也没注意。这声没听过,不过士卒警惕性还是小,没当回事儿,以为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