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所以自然真说起来的话还是甘宁他占优而太史慈

  不得不说,哪怕在霍峻活着的时候,汉军和荆州军守住了江陵,但是在江陵城内的,刘备手下的这些将领,说起来对凉州军的怨恨,那确实是极深的。(WWW.qiushu.CC 好看的小说之前自己主公没让自己几个上,
 
    而如今终于是再一次得到了机会。不光是太史慈、魏延这样儿的大将,就算是周仓还有裴元绍,这样儿二流三流的将领,他们心里有是有点儿激动。而且心里对凉州军的怨恨,那就别提了。此时他们恨不得能肋生双翅,直接非到城头。不过州牧府距离城头也不算是太远,几人还骑着快马,所以也没一会儿就到了。他们此时战马是顾不上了,直接下马拿着兵器就
 
    冲上了城头。此时。凉州军的马岱和甘宁已经是带兵攻上来了,而且他们早已听了自己主公还有郭嘉的嘱咐,在刚开始攻城的时候,就把霍峻的首级,直接就扔到了城头上。这事儿是马岱做的,以他那臂力,扔个脑袋到城头上,确实不用费太大劲就能成。结果守城的士卒刚开始因为光线的原因,还没看清是什么东西,不少人都已经是凉州军发了什么暗器呢,所
 
   
 
    以是赶紧都躲开了。结果等霍峻首级被扔上去了之后,下面的马岱便喊着,送给你们了,你们将军的脑袋!哈哈哈!”随着马岱所说,甘宁和城下的凉州军士卒也都是哈哈大笑。说实话,马岱和甘宁并不这样儿,毕竟霍峻为一个守城大将,他没死在城头,而是被人刺
 
    杀身死,这个确实是让他们觉得不少遗憾。而且时候,还得被枭首,更是要被己方所利用,
 
    这确实不是他们要去做的。可是为了己方的胜利,两人却是不得不如此,所以就有马岱去做这事儿,甘宁则在一旁帮着。结果这时候城头的汉军和荆州军士卒一看,果然是自己将军!啊,不少士卒都红了眼了,心说这自己将军居然是被凉州军给害死了!这一定要报仇!
 
    可有这种法的,终究只是少数而已,大多数的人,士气一下就降了大半,毕竟这时候他们心里没底儿啊。这自己将军在城里待得好好的,他都被凉州军还了,这自己,还能躲过去?毕竟凉州军可绝对不是吹出来的,那是真正天下最强之军啊,没有之一!这不得不说,更多
 
   
 
    的士卒因为霍峻身死,所以战心基本上已经是没有了,因此,这样儿的士卒,在如猛虎般的凉州军面前,真是不够看的。所以马岱和甘宁两人,是直接就带着人马上了城头,比以往任何一日都要顺利,顺利得不行。这不是城头的守卒没阻挡,实在是他们那么多人,居然是没挡住。这不得不说,还真是和之前那个小头目所没太大区别,这他们城头的守卒,霍峻
 
    在是一个样儿,结果他身死不在了,却又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儿。而且城头这时候有没有守将,所以这时候已经有士卒的腿往后使劲了。可以说这些都是有法。或者说胆小,再或者说,就是贪生怕死之辈,要不就是有眼光。知道今夜己方是大势已去了,所以与其和江陵共存亡,倒是不如早点儿离开这是非之地。别的不说,还是先保住小命儿要紧啊。虽说这当兵
 
    吃饷,可这小命儿都没有了。还吃个毛?所以这个时候,已经有士卒退下了城头,是撒腿就往后跑。结果此时太史慈他们四个上了城头,魏延看到有士卒临阵脱逃,他那性格,当机
 
   
 
    立断,直接就拿着环首刀,一刀就刺了过去,直接就把距离他最近的那个逃兵给穿透了。魏延其人那个性格,就是如此。做事儿干脆利落,他心里清楚,因为霍峻身死,所以这要是城头上的守卒越跑越多,那么都不用凉州军费劲,这己方肯定是要败,所以他知道,这如今自己杀鸡儆猴,是非常必要的。也就是他反应快,太史慈周仓还有裴元绍。还没开始动手呢,
 
    魏延就已经杀了一个下,而且他此时是冲着城头上大喊着:“弟兄们,不要惊慌。凉州军如今还破不得城,各位随我杀!敢逃跑者,犹如此类!”说着,他又是两刀,直接又砍到了两名要逃走的士卒。而此时的太史慈三人也不示弱,都清楚。魏延的所所为,是半点儿都没错。如果这个时候镇不住场面的话,肯定是不行。为将者,要是连这点儿场面都镇不住
 
    的话,那可真是,早日回家种田去吧。所以三人虽说还有点儿不太情愿,毕竟这都是己方的人马,可没办法,只能是各自斩杀了一名逃走的士卒后,也学着魏延,说了两句镇场面的
 
    话。不得不说,他们四个的做法,确实是起到了用,反正逃走也是死,对上凉州军没准还
 
   
 
    能活,所以不少逃跑的,已经折返回去了,和凉州军死拼了。毕竟他们可不认为,就自己这两下,能和人家太史将军还有魏将军对抗。就算是周将军和裴将军,那武艺也比自己厉害多了。而在魏延旁边儿的太史慈,此时心里是微微赞同,心说自己和魏延也算是接触了一些时日,可以说其人能被自己主公所看重,可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其人不单单是武艺超群,
 
    就算是这个带兵打仗的能力,也一样儿不弱,只是可惜啊,自己主公这实力不足,要不其人,绝对是能担大任的大将,就算统帅一军,十万人马,都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可以说魏延的能力,是受太史慈的认可的,毕竟其人的本事,不用多说,以前在荆州军,真就是明珠暗投,是给埋没了,这绝对是人才,可惜刘表不识人啊。这是,荆州军没有人才吗,那显然
 
    不可能,别的不说,就说文聘、霍峻、魏延,包括凉州军的黄忠,还有个甘宁,哪个曾经不是荆州军的人,可除了文聘算是被刘表重用一点儿之外,其他的几人,真算得上是不得志。
 
   
 
    如果刘表这能重用这些人,至少对付蔡瑁的话,应该还是有很大可能成功的。可惜的是,其人终究是年纪大了,没有年轻时候的那种单人匹马传荆州的魄力,成不了什么大事儿。至于说后人更完,一个比一个弱,不是看不起他,实在是……太史慈此时也没工夫感慨了,他直接是组织人马,开始抵挡起了凉州军。尤其是马岱和甘宁,他直接是带着士卒对上了正在
 
    厮杀的甘宁。甘宁看到太史慈来了,认得其人,他知道,对方的武艺可不下自己,自己和他真战上的话,一时半会儿,那可分不出来胜负。不过如今对方向着自己来了,自己自然是不能示弱,这太史慈和霍峻不同,毕竟霍峻没什么武艺,他确实是不敢上来。可太史慈武艺高超,至少和甘宁一样儿,都是一流下等的武艺,因此,他也一会对手,更主要的是,如
 
    果能伤了敌将的话,自然是对己方的战事有利。可太史慈也清楚,自己和甘宁要真动上手的话,一时半会,谁也奈何不了谁啊。不过即便如此,太史慈还是拿着环首刀奔向了其人。
 
   
 
    甘宁见此,他自然也不会躲,毕竟虽说如今战事紧张,可对方都没躲着自己,自己又有什么原因必须要躲开对方呢?而且他确实也不认为太史慈武艺就比自己高,他能奈何得了自己?说起来步下武艺的话,肯定是甘宁占优势,毕竟他就是个步下的将领,甚至比马上的武艺还要高。毕竟但水贼的,都是在水上水中和水下的本事,这不是在船上在水中,就是在陆
 
    上和人对战,都是步下的,有几个骑马的?所以自然真说起来的话,还是甘宁他占优。而太史慈虽说武艺不错,可更多的是马上武艺,如果他真对上甘宁,那么鹿死谁手,还真是,反正他是机会不大就是了。此时甘宁也向太史慈冲去,两人的拼了一招,各自退后了一步。
 
    不过心里确实,都挺惊讶的,虽说早都知道对方的武艺,可如今这么一看,之前还是有点儿小看了对方。**
 
 
第八三六章 凉州军终破江陵(三)
 
    此时太史慈微微一笑,对着甘宁道:“不愧为纵横长江无敌手的锦帆侠!”甘宁一听,别看太史慈没叫锦帆贼,还整出来个锦帆侠,不过他还听不出来吗,对方这就是赤/裸/裸地讽刺自己啊,自己都懂。[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所以他是冷哼了一声,“你也不赖!不愧为跟着刘玄德南征北战的大将!”
 
    甘宁这也绝对是讽刺太史慈呢,太史慈他都清楚,说自己跟着自己主公南征北战,太寒碜人了,什么南征北战,实则就是跟着自己主公跑,他对此还能不明白吗。而此时两人是相视一笑,然后继续对攻,这早就擦出真火儿来了,所以两人自然是刀刀狠招,绝不留情!毕竟这个时候,关乎着己方的胜败,他们自然不会拿这个当儿戏就是了。这太史慈和甘宁两人此
 
    时的招式都是快招,快刀。虽说他们都认为对方要尽快拿下自己,那不可能。同样儿,两人也都清楚,这如今的情况,就算是自己要轻松取胜对方,这也是不容易,甚至就是不可能的事儿。不过他们的出招速度都很快,显然两人都着能速战速决,早点儿把对方给败
 
   
 
    了,如此的话,己方也占优啊,要不然的话,这自己在这儿耽误,肯定是影响己方对敌。所以两人因为都是如此法,所以有算是不谋而合,是以快打快,结果一会儿工夫,就已经十几个回合了,两人未分胜负。实在是他们两人水平相近,哪怕甘宁在步下更有优势,这个不假,可太史慈终究不是善茬,哪怕他不如甘宁那样儿。比较擅长步下的功夫,但是其人的
 
    守招,那确实是不赖,这个在甘宁看了。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攻击虽厉,可在人家太史慈的防御,那真可谓是滴水不漏,自己是没办法啊。所以甘宁也不得不承认。也许在步下,他太史慈是有点儿不如自己,可人家的防御,确实是比自己要高明,所以这时候两人是谁也奈何不了谁。不说他们两人的战况激烈,就说此时的其他人,魏延也和马岱对上了,他那武
 
    艺确实要比马岱高上那么一点儿,所以马岱这时候有点儿吃力应付着他。至于说其他两个,周仓和裴元绍。他们对付凉州军士卒,倒是手到擒来,不过如今上来的凉州军士卒实在是太
 
   
 
    多,他们就算是杀,那也杀不过来啊。结果就在此时,江陵城在严颜他们的猛攻之下,终于是被凉州军给攻破了。没办法,谁让霍峻不单单是没在城头这儿,而且更是身死多时,这不管是城上还是城下。可没有一个士卒是不知道的。<strong>txt电子书下载Http://wWw.80txt.com/</strong>因此,这都过了这么久了,在凉州军玩命儿攻击之下,江陵城门被破。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了。这太史慈他们其实也有责任,四
 
    人虽说是刚来没一会儿,可却都光顾着在城头上和凉州军厮杀了,却是没有一个起来这城门更加重要,万万不能失守。结果他们四个都在城头上被羁绊住了,就再也没有人去管城门。所以这底下的士卒如何法?他们本就因为霍峻身死之后,大多数的人都没有多少战心,这又没有大将在下面,所以还可能坚守多久吗?这不像之前,就霍峻一个人,他分身乏术,
 
    只能在城头上指挥战,但是他这个人,只要在城头上,那就不管城上城下,士卒都是尽力去守城。可如今他早已身死多时,这太史慈他们四个,可不是霍峻,所以霍峻在城头,不怎么管城下,那没有太大的事儿,可他们四个,不管城下,这城下这时候不就出了事儿了。
 
   
 
    此时江陵城被破,动静自然是不小,尤其是还有不少汉军和荆州军的士卒此时大声叫喊着:“凉州军杀进城了!凉州军杀来了!”虽然声音不小,可依旧是免不了他们内心的恐惧。说起来以前霍峻还在的时候,众士卒心里有主心骨,毕竟都清楚,有自己将军在,城内还有这么多人马,凉州军就比己方多两倍多的人马,就破城?真是白日做梦,难比登天啊!如果
 
    说最开始而这个时候除了太史慈他们四个之外,刘备其他手下也陆续到了城头,可惜他们来得有点儿晚了,这凉州军都破了城门,就算他们这些人一起上,可却也未必能抵挡得住凉州军的疯狂进攻。文丑直接就拍马奔向了崔安,这时候的崔安是见城门被破,直接是一带战马就冲进了江陵,这这么多时日,可是给他憋屈不行,结果刚杀了几个汉军士卒,这
 
    文丑边拍马舞枪,奔着自己过来了,崔安意见,是冷哼了一声。不是他看不起文丑。实在是对方和自己的武艺,还是有点儿差距啊,和这样儿的人厮杀,不能提高自己啊。但是人家都过来了。崔安自然不会怯战,他崔福达就从来没害怕过谁,哪怕是吕布,他也说上就上,所以就更别说是这个文丑了。不过相比崔安看不上文丑。文丑他确实是硬着头皮向崔安冲过
 
    去的。毕竟如今这些个将领中,就属自己的武艺最高,哪怕和崔安还有那么一丝差距,可他拿下自己,这个还是不可能的事儿。但是文丑他也确实,如果不是实在无可奈何的话,
 
   
 
    他也不和崔安碰上,毕竟谁不知道这个凉州军的杀神,和人单挑都玩命儿,虽说文丑知道以自己的武艺还不至于身死。但是受伤什么的,没准还真可能会有。而这,显然不是他要的就是了。但是哪怕如此,他也清楚,今夜是关键的**,看这样儿,己方要顶不住了,霍峻身死,自己主公之后肯定要大发雷霆,到时候谁倒霉。那就说不定了。所以文丑也有他
 
    自己的小算盘,为了不让自己倒霉,他清楚,只有在战场上玩命儿。让自己主公知道,在江陵城破的时候,自己和敌军也拼了。如此的话,就不难到,怎么处罚,也处罚不到自己的头上。还别说。文丑看着五大三粗的样儿,可这些年还真是长进了不少。以前在冀州军的他,基本是不会考虑这些事儿的。可来到了汉军之后,他慢慢变得油滑多了,这也就是环境
 
    让他变成了这样儿。毕竟以前在冀州军的时候,更多的是谋士相互排挤,武将倒是没什么太大的事儿,文士根本就看不起武将,和他们有交流的,也没有几个。但是在刘备这儿可不一样儿,至少不管是徐庶还是刘巴,还都算是不错。尤其是徐庶,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