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dle电子书
EPUB、MOBI、AZW3电子书资源

1 从不撒谎的费洛蒙:犁鼻器

每当电视画面中出现一位气质出众、美艳绝伦的女性时,人们常常会说:“她浑身散发着费洛蒙[1]!”

费洛蒙,是产生于生物体内的一种信息化学物质,分泌至体外后,可在同类生物中激发某种行为。以昆虫为例:蜂王释放出的费洛蒙可抑制其他雌蜂的卵巢发育,或促进雌蜂的发育变化;蚁群更是以善用费洛蒙著称,它们拥有复杂的社会结构,蚂蚁之间能够通过费洛蒙相互传递信息。

据考证,最早进化出犁鼻器的是两栖动物。及至爬行动物出现后,包含蜥蜴、蛇类在内的有鳞目动物的犁鼻器已经十分发达,取代嗅上皮成了最重要的嗅觉器官。蜥蜴和蛇将分叉的舌头快速地从口中伸出又缩回,这一动作可以有效地将空气中的气味和费洛蒙聚集到分布在口腔内左右两侧的犁鼻器中。

哺乳动物为了更多地接收费洛蒙,有时会做出一些独特的表情。马翘起上唇,看上去像在微笑;猫伸出舌头,憨态可掬。

其实这些行为均属于裂唇嗅反应。

那么人类是否具备利用费洛蒙进行交往的能力呢?

实际上,人类的费洛蒙及其分泌路径是否存在,目前尚无定论,在进化过程中,人类大脑内接收费洛蒙的部位也已经消失了。人们认为漂亮的女演员能够吸引众多粉丝,是由于其散发出的性费洛蒙带来了性吸引力,其实对于人类而言,“她浑身散发着费洛蒙”只能是一句玩笑,或是一种臆想。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犁鼻器作为收集费洛蒙的器官,人类虽已不再使用,却仍保留了它的一部分。其位置位于鼻中隔软骨的两侧,是一个2~7毫米的卷叶状器官。过去,犁鼻器收集到的费洛蒙信号可通过一条与鼻子收集嗅觉信号所不同的专有神经通路传导至大脑。为什么说是过去呢?那是因为,由犁鼻器向大脑传达信息的神经通路现在已经完全消失、不起任何作用了。这一神经通路在出生之前的胎儿脑中偶有存在,但在出生后的成长过程中会逐渐退化。

人类已经无法接收费洛蒙,犁鼻器却依然存在,这一现象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一般的气味,是由鼻腔嗅上皮中感知气味的嗅细胞传递至大脑皮层的。犁鼻器与此不同,是一种特殊的嗅觉器官,其位置有的在鼻腔内(人类),有的在上颌(狗、马),因物种不同而千差万别。

费洛蒙对犁鼻器的感觉细胞形成刺激,产生电信号,经由神经传导至大脑中控制身体本能的下丘脑。

大脑接收到这一刺激,继而引发生理行为。实际上,虽然人类的犁鼻器已经失去传导神经,但可以肯定的是,性费洛蒙能够激发感受器电位[2]。还有一种理论认为,人体内分泌出的某种神经传导物质,能够影响自主神经的活动,但这一理论目前尚未被证实。

有趣的是,人体的精巢中也存在一部分感觉细胞,能够接收除费洛蒙以外的某种气味——人类的精子能够感知到卵子的气味。卵子的气味只是一种普通的味道,但在某种意义上却可以看作是一种费洛蒙的味道。

直至现在,大多数哺乳动物依旧通过费洛蒙来辨别敌人、伙伴、同类、异性,但人类的犁鼻器已经退化。原因众说纷纭,其中最获认可的一种理论认为,这与人类社会群体的形成有关。

哺乳动物分泌出的性费洛蒙与主观意识无关,仅在特定的时期——发情期到来时用以吸引异性。然而人类的雄性并不存在发情期,不需要在特定时期为了抢夺雌性而与其他雄性争斗。

与费洛蒙及犁鼻器之类有赖于本能的方法相比,人类在进化的道路上掌握了通过语言进行交流的能力。语言可以传递更为详细的信息,不仅能够维持群体的和谐,更可向异性表达自己的感情,或直接告知对方排卵日期。

也就是说,人类不再需要可能导致群体混乱的性费洛蒙,因此也不再需要犁鼻器。或许,人类之间的山盟海誓也正是因此而产生的。

与费洛蒙相比,语言能够传递大量的信息。以集体狩猎为例,通过语言,狩猎经验可以以数据的方式传递给子辈、孙辈。也就是说,与费洛蒙等一次性信息交流方式不同,语言可使人类即便在死后也能够将自己积累的信息传递下去。昔日的人类与捕食动物相比,没有锋利的爪牙作为战斗武器,身体机能也大为不如。但正是由于语言的发达,人类社会群体获得了飞跃性的发展,逐渐壮大起来。

而哺乳动物的犁鼻器,在进化的过程中逐渐固定成为接收费洛蒙的器官。大部分的哺乳动物保留了犁鼻器的功能,只有人类等高等灵长类动物、一部分蝙蝠,以及鲸鱼等水生哺乳动物的犁鼻器逐渐退化。

这些犁鼻器退化的动物之间存在着共通之处,它们或是拥有费洛蒙以外的信息交流方式,又或是生活在无法接收费洛蒙的环境之中。犁鼻器退化的原因,多与生活方式的改变或环境的变化有关。

在非洲、亚洲旧大陆繁衍生息的旧世界猴[3]与人类相同,其犁鼻器虽然保留了下来,却不再发挥任何功能。

然而,狐猴等原猴类以及普通狨等新世界猴,不仅保留了犁鼻器,其犁鼻器还发挥着作用。

这一差异的出现与犁鼻器中是否存在V1R基因[4]有关。最新的研究发现,原猴类拥有数十至数百个V1R基因,新世界猴约有7个,而广泛分布于旧大陆的食蟹猕猴等旧世界猴体内要么没有,要么至多只有几个。为何新世界猴的犁鼻器已几乎失去用途,其细胞中却还保留有V1R基因呢?其中的原因目前尚在研究之中。

此前多次有人提出人类身上存在着类费洛蒙物质。例如,有人认为,女性的腋下会分泌出无味的性周期同步费洛蒙。

以雌狮为例,性周期同步费洛蒙是一种可使群体繁殖期同步的化学物质。雌狮在同一时期发情,则生产期也相应趋同,雌狮可共同授乳,共同防御敌人,由此提高群体的生存率。

人类也存在类似的情况:在同一场所生活的女性,月经周期会逐渐同步。然而在后续调查中也发现,月经周期与性周期同步费洛蒙之间并不存在相关性。

在进化的历程中,一些功能一旦失去便无法再次获得,就结果而言,人类的犁鼻器虽然保留了下来,却几乎不再会派上用场。

更何况人类是一种能够通过语言及智慧、知识,构建相互关系,形成社会群体的生物,人与人之间更存在着为维护关系而产生的“善意”的谎言。从不撒谎的费洛蒙,以及接收费洛蒙的犁鼻器,不仅毫无用武之地,有时反而可能会帮倒忙。

只不过,尽管犁鼻器已在进化的过程中退化,像马、猫脸上出现的裂唇嗅反应一般的假笑,却或许还会在人类社会中存续下去。

[1] pheromone的音译,学名信息素。——编者注

[2] 指感受器由感觉刺激引起的渐变的非传导性电位变化。——译者注

[3] 灵长目分为原猴亚目和简鼻亚目(别名类人猿亚目),也有个非正式的分类法,是将灵长目分为5类:原猴类、新世界猴、旧世界猴、类人猿和人类。其中,原猴类属于原猴亚目,后4类属于简鼻亚目。——编者注

[4] 费洛蒙受体的一种,通过费洛蒙受体,动物可以感受其他个体所传递的信息。——编者注

赞(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