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dle电子书
EPUB、MOBI、AZW3电子书资源

用三个月转变成为高效能人士

“3个月”集中解决一个课题

掌握相应的事物就会带来相应的改变。

我认为,能够感觉到变化一定需要经过“3个月”这一时间跨度。3个月也许不会令事业产生变化,3个月也许不会令公司经营发生变革。但是,站在人生节点这一高度来看,3个月会令人在思考方式、成功经验等方面感觉到明显的变化。全身心投入工作3个月可能会成为佼佼者,3个月会令人获得极大的自信并开启新的人生道路。

就我个人而言,无论是学业还是工作,个人创业准备以及在启动涉及改变人生的课题时,总是以“3个月”这一期限作为时间节点。

这种经验最初可以上溯到小学时代,那时我就读的是家附近的公立小学。我的母校是东京都台东区教育方式最生动有趣的学校。

因此,外地的不少家长都把孩子送过来读书。进入五年级后,放学后能一起玩的朋友越来越少,因为同学们都为备战中考参加了各种课外补习班。

受此影响,我也求父母报名参加了一个辅导班,其实真正的目的是能和朋友们一起玩,尤其是课间休息时间能和大家一起打扑克,令人开心不已。

后来,补习班根据每个学生的学习进度再次细分成几个小班,这下就出了问题,那几个扑克牌玩伴都编入了快班。

这样一来,当初参加补习班的目的就落空了,我非常失望。并非不想加入快班,而是我的算术和汉字水平太差,想跟上玩伴们的进度需要掌握的东西就太多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伙伴建议“有本参考书挺管用”。如同快淹死的人拼命捞稻草一般,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于是,我给自己定下了这样的目标:“3个月内把这本参考书吃透,就算不理解也要死记硬背下来。”

拼命学习的结果,不仅追上了当初的扑克牌玩伴们,为了找扑克牌高手过招居然一路追赶进了难度最高的快班。到最后,居然考上了竞争最激烈的重点中学——开成中学。到今天我还记得周围的人都在议论说:“怎么可能,佐佐木家的孩子居然考上了!”这也成为我第一次取得巨大胜利的经历。

在以后的日子里,无论是学生时代还是参加工作,我多次遇到并把握住集中精力突击“3个月”改变自己人生轨迹的机会。到今天回想起来才发现,那时就已经在积极实践“3个月”法则了。

“3个月”这种时间跨度对我来说,也许是能够保持全身心投入一个课题的极限吧。换句话说,每天一直做相同的事情最多只能持续3个月,这也许是我天生的“三分钟热度”这种性格缺陷在作祟。否则,就会因为厌倦而无法坚持下去。要是把周期定为“半年”或“一年”的话,这就有点长了,让人觉得不得不放弃掉很多东西。但是,“3个月”换算成天数也就是90天,这个期限能让人保持“坚持下去”的强烈欲望,又能让人体会到工作的乐趣,因而是不长也不短刚刚好。一想到也就是3个月而已,也容易激励自己坚持到期满为止。

因此,我认为,“3个月”对于一个计划周期来说也许感觉有些悠长,但是到结束时回顾梳理就会觉得并不那么漫长。

以3个月为周期将全部精力集中在一个课题上,往往可以从中发现工作的乐趣、提升知识与理解事物的深度,从而切实体会到自身的成长或者是其他无法直观地体会到的事物,但是总会达成某种成果。如此这般,历经3个月的累积之后,就可以体会到成功的滋味。

“3个月”是产生质变的最小时间单位。

“3个月”投入全部精力,才可能体验成功

在3个月内瞄准单一课题。

还有一点就是要敢于尝试面对大多数人未曾切实解决的问题。只有挑战这样的课题,未来获取的成果才会愈加丰盛,这是我到今天为止的亲身体会。

大学时代,我曾经在3个月内将精力集中于一个课题之上,从而切身体会过创造出“对大众有益的成果”那种印象深刻的乐趣。那时作为一名实习生,在风投企业Interscope(现名Macro mill)开发新系统时所经历的一切成了今天的原点。

这家公司计划通过在网上发布调查问卷的方式,汇总分析消费者的行为模式,最终搭建起消费者行为预测平台。我对这种工作思路颇有共鸣之处,几乎当成了自己的毕生事业。

计划虽然容易,但实际操作起来才发现情况比预想的要麻烦,尤其是为了收集、整理符合要求的数据,就必须人工将调查问卷的数据输入统计表中。这个工作量绝对不轻松,有时为了输入某些数据甚至要花上一整天,但是全体同人只是默默地动手将数据一个一个输入电脑。

大约持续一周之后,我就开始感觉这种工作与当初的期待天差地别,更何况我最讨厌这种枯燥的重复性工作,再加上因为工作失误遭到训斥,一气之下不由得对社长吼道:“无法忍受这种工作了,我要辞职!”

对此,社长答道:“你的心情可以理解。既然这么讨厌这种工作,那就试试看能不能找到代替人工输入数据的方法吧。”原本是提交辞呈的,不料反而被社长安排了一个新任务。

其实在我的内心深处也曾经考虑过“这种输入数据的工作为什么不利用软件进行自动化输入呢”,所以在回家的路上,我买了一些与编程及统计表宏功能相关的书籍开始阅读。

到家之后试着编了几个小程序后觉得,“认真搞下去,肯定能弄出些名堂来”。

第二天,我再次找到社长说:“我想把这些人工作业全部改为自动化作业。但是有个条件,接下来3个月别用其他事情来打扰我。”应该是因为提出过辞呈的缘故吧,此刻的我突然变得格外强势。

在接下来的3个月中,开头的几周是在学习其他几种编程语言,经过几次失败后总算开始进入状态,拿出了一个基本上满足数据统计分析的方案并进行后期修改,最终在3个月期满的时候实现了作业自动化(当然真实情况没有说起来这么轻松)。

有了新的方法,原先需要花一整天的重复性手工作业只要20—30分钟就可以完成,节约下来的时间可以用于数据分析。

公司里原本进行纯手动数据录入的人员就多达几十名,如今大家的工作方式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将精力集中于原本没人想得到的课题上并加以解决,我第一次深深地体会到“我也能为公司做点贡献”这种心情。

读者们平时经常的娱乐主要有运动或音乐之类选项吧,我认为很多事物认真尝试3个月就会达到一定的高度;而且,世上仍有很多课题还没有人想到要集中精力花3个月去解决它们。

所以说,必须有人投入全部精力,拿出3个月的时间去挑战这些亟待解决的课题。唯有如此,才有可能催生令世人瞩目的成果,而且,本人也能获得前所未有的成就感,甚至在不知不觉间自己的人生轨迹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投入3个月,

挑战“至今未被世人认真挑战过的课题”。

谷歌的“3个月周期”

3个月必出成果。

在谷歌工作期间,所有的同人都以这个周期为前提展开工作。因为谷歌是根据每个季度进行严格的工作进度管理,3个月内无法交出成果的人将会逐步被课题组遗忘,这已经成了谷歌内部不成文的规则。

事实上,无论是工作规划还是人事,往往每3个月就会出现变动。如果拿不出成绩,即使被通知预算被砍光也毫不意外。更有甚者,3个月后公司方针发生变化,自己所属的课题组被撤销都不意外。某些习惯于“按部就班地展开工作”的人受不了这种变化而不得不离开谷歌。

我至今还记得,首次接触到谷歌的“3个月周期”文化时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就像看到某广告公司只用3个月就把一个刚大学毕业的菜鸟培训成拥有2年半经验的熟手那般。

在谷歌工作期间,我主要负责的是面向中小企业的营销工作。有一次我直接找上司说:“预算不给到这个数,无法开展工作。”不料,上司很干脆地甩过来远远高于我所预期的预算金额说:“别小气呀!”坦白地说,最令人吃惊的是,想要彻底花光上司给出的金额还真需要好好动动脑子才行。

谷歌营销团队流行这样一种文化:“只要能在更多国家或地区顺利开展工作,无论什么办法都可以尝试,而且要抢在其他公司前面着手。一旦有结果,就要在公司内部与同事们分享。”这种文化被称为“偷师与分享(steal & share)”。

我随大流而动,而且预算充足,只要觉得可行的方法、对策全都快速导入进行尝试。就这样最大限度地花掉预算,不停地尝试其他地区的营销成功案例,在3个月之内就能看到结果的例子数不胜数。

“这个对策如果在这里强化一下绝对能行”,抱着这种心态工作,一口气可以获得众多新线索。其他公司往往受预算的制约,只能决定好优先顺序,依次进行可行性尝试。而谷歌内部从未为预算发愁,多个对策可以齐头并进、多点开花。这是一种很难用语言表达的感觉——我在短时间内就培养了分辨并预估哪种对策可行、哪种对策难度大的灵敏嗅觉。

多亏了这种嗅觉,在其他公司估计至少要1年半才能出结果,而在谷歌只要3个月就能看到成绩(当然,不懈努力是必不可少的)。

但是谷歌的工作不会止步于此,公司还要求将有效的对策横向展开,积极向同事们宣传成功经验。也就是说,分管不同地区的职员要到其他国家和地区去,向那里的同事展示自己经过尝试获得的成功经验:“这种办法很好用,你们也试试看吧。”

在谷歌的工作中“个人信用”决定一切,一个人的信用度越高,资金和人员也会如影随形般地越聚越多。因此大家都会向他人展示自己的成功经验获得好评,而不是藏着掖着。在谷歌越是得到同伴的信赖越容易开展工作,这种良性循环也是我从中获得的宝贵经验之一。

再加上同事们采用自己推荐的对策方法并获得成功时,往往会评价说“他说的全是真的”。这样一来,自己在公司里的信用度就会提高,工作起来也更得心应手。我在谷歌每时每刻都能感觉到通过“3个月周期”获取成果,然后带动其他人一起工作这种方式所蕴含的强大能量。

在周围同事心目中的信用度直接影响3个月周期所获得的成果,而且当前周期的成果也会影响下一个“3个月周期”的成果。

每3个月必须连续不断地拿出实打实的成果!虽说谷歌的“3个月周期”是种极其严酷的要求,但和时间赛跑的感觉十分有趣,自身也能感觉到自己在飞速成长。对我来说,这是一段令人欲罢不能、连续不断迎接新挑战的工作经历。

每3个月必须拿出新成果。

开发“freee”的关键节点也是3个月

目前在日本市场份额中独占鳌头的是“云会计软件freee”,在开发中的关键节点也是3个月。

我在谷歌工作期间,之所以会想到开发“云会计软件freee”,源自“为所有在小企业奋斗的人提供创新性服务”这一思路。

我在2008年加入谷歌时,主要负责面向日本中小企业市场营销业务,其后担任亚洲地区执行官。在此期间,对日本中小企业的技术导入与网络运用的落后问题抱有强烈的危机意识。日本的主要课题是云端服务利用率极低,而且与其他国家相比创业率也非常落后。

在长期关注这些问题之后,我心中不由得产生了“应当利用新技术向中小企业经营者提供支持”这一想法,越这样想就越觉得应当马上行动起来。

之所以关注各种电脑技术当中的会计软件板块,是因为我在加入谷歌前曾经在专门为营销提供支持服务的风投公司Albert有过类似经验。

就在我担任该公司的财务总监(CFO)期间,财务部门工作人员必须人工输入每天工作现场产生的大量请款单、收据之类的票据内容,工作量之大令人生畏。进入谷歌之后依旧难以忘怀会计工作效率化这一课题,最终有了开发以云端服务为基础的自动会计软件的构思。

所以说“云会计软件freee”服务是我对多年来既有的危机意识以及实际操作问题从本质上给出的“答案”,而这个“答案”的关键在于如何尽快将其从构思变成现实。

首先,我计划利用第一个“3个月”首次尝试构建初版软件,为此特地重新学了编程知识。由于工作时间要处理谷歌的业务,学习编程知识只能利用早晨6点起床之后到通勤的两个小时,还有就是下班后的下午6点到半夜1点这个时间段。

那段日子里我每天只睡4个小时,也没有困意,就像沉迷于电脑游戏的中小学生一般,有时候学习得忘记了时间,甚至没发现早已过了半夜1点。先不说赶不赶得出进度,可能更要担心拼过了头,身体承受不住。

经过3个月的拼搏迈出了第一步,也就是奠定了“freee”这个软件的框架。另外还有个收获就是“要是没人帮忙,自己说不定也能做出来”这样的自信。

获得“不管怎样,就算自己一个人也能做个可运行的程序”这样的自信是极其重要的。因为我确信,首先,不做事情而去管理监督别人做软件似乎不符合自己的性格;其次,我认为,遇到问题时的重中之重是自己必须知道它的严重性。

更重要的一点是开发成本问题。如果只使用“自己”这个劳动力,成本基本上等于零,从结果上看,“第一个‘3个月周期’内首先由自己尝试第一步”无疑是正确的选择。

但是我并非专业程序员,结果还是发现:“这件事自己无法完成,要想开发出符合商业运作要求的软件必须寻找开发合作伙伴。”于是第二个“3个月周期”的课题则升级为“寻找共同开发freee的搭档”。

后来,包括我在内共有3人一起开发了“云会计软件freee”。到今天为止,不但是中小企业,连许多大企业或个人创业人员也在使用freee。这一切的起点就是我在谷歌利用业余时间尝试开发的第一个“3个月周期”。有些人也许会觉得是“最多尝试3个月”,而对于我来说是“至少尝试3个月”,这种刻骨铭心的体会也一直贯穿着我的人生。

集中精力尝试3个月,

将会带来“焕然一新的成果”。

赞(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